炫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炫书网 > 心魔种道 > 第五百七十四章重定山海(求订阅、求月票)

第五百七十四章重定山海(求订阅、求月票)

曾经被柯孝良一拳打死的马英也是真仙。

当然也应该拥有某种心灵干涉现实的力量。

只是,他被击杀的太快,柯孝良根本没有给予马英施展这种手段的机会。

而柯孝良也不会选择在那个时间点,来试探真仙的手段和水准。

确实,相比起其它任何种类的超凡能力,心灵的力量是最具有通用性的。

它的通用性,甚至远远的超越了肉身力量。

因为有一些纯灵体的世界,确实可以消融肉身,让身体成为虚妄。

然而,哪怕是再唯物的世界,也无法否认心灵的存在,因为心灵本就是构成生命的基础,当不存在心灵的躯壳在活动,那只能被称之为机械。而形成悖论的是,一旦心灵超越了物质的束缚,它本身就极度唯心,根本不需要遵从任何的外在规则与约束。

心灵···这种力量自由而又强大。

只是···想要真的掌握,却并不简单。

诸天万界之中,存在不少超凡体系,会提前挖掘出心灵的力量来。

但是都很浅陋,在神话之前,无法直指核心,而是与其它的超凡途径一样,设定一些框架,然后将这种被暴力引发出来的力量,蛮横的塞进这个框架里,妄图提前掌控它。

结果却是,更有可能形成知见障,反而妨碍了释放真实的心灵。

“然而成为神话,依旧需要改变自身的生命形态。那是因为身体始终是心灵的载体,心灵固然拥有着无限可能,但是首先必须拥有一个具备更大可能的身体。”

“这就好比艺术创作者,可以在脑海里构造出天马行空的想象,但是不同的身体素质,将这些想象呈现出来的效果,也不尽相同。拥有更好身体状态的艺术家,在同等的经验、能力前提下,表达出来的内容,必然优质于身体状态不佳的艺术创造者。这是身体为心灵设下的禁锢。”

“改变身体,为的是进一步的释放心灵。而更好的身体,可以释放出更高的心灵上限。这或许···就是仙、神的奥妙之一。”柯孝良归纳总结着想法,随后即时的填充入整个世界之中。

让蛮荒世界也跟随着他的概念、阅历的转变,而变得愈发的厚重。

如同世界在不停的反馈给柯孝良各种能力与讯息,柯孝良也在提升的同时,反馈世界。

柯孝良并不是诸多世界之上趴着的吸血虫。

西皇山巅,战场之上。

两位真仙的战斗,依旧还在继续。

张百成从天而降,却从心灵之中,释放出了不存在的幽青之火。

此刻的厉澄海却也并无惧之。

抬头望着从天而降的张百成,厉澄海掀起的巨浪里,更多的水箭凝聚成型。

转瞬之间,便已经铺开了整整三层。

不仅如此,这一层层的水箭之间,还有细密的水线相连,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。

也就是当一部分水箭与张百成接触,剩下的水箭便都会围拢包裹上来。

完全是集合覆盖性攻击和精准打击于一体。

嘭!嘭!嘭!

张百成背后的双翅依旧在不断震动、拍打着。

每一次的拍打,都响起一阵音爆。

而张百成在短距离之间提升的速度,更显得惊人。

锵!

张百成手中的刀,再次的挥出,带着一种不同于之前的决绝,犹如清洗了斑斑锈迹。

分明是石质的刀,此刻却闪烁出金属的光泽,带着凛冽的锋芒。

幽蓝泛青色的火,缠绕在刀锋之上,在绝强速度的加持之下,形成了一种极强的冲击力。

速度、火焰、震动还有从意志往外延伸的那种决然杀意,所有的一切都汇集在一起,覆盖在那看似平平无奇的石刀之上,却碰撞出了难以想象的啸鸣。

此时的张百成挥刀,隐约与千年前的某些身影,完成了异世界的重叠。

张百成毕竟还没有完全‘变冷’。

他的胸中,被激发出来的热血,还残余着温度。

有些打斗,早已遗忘,有些战法,早已生锈,有些鸣响,早已阔别多年。

此番再战···竟如困龙脱困,猛虎出闸。

是压制已久、按捺多年的···狂躁。

当刀鸣之声响彻时,一股森冷的寒意,却不由的打从人心底里涌起。

它似乎正在激发人们心底的那点恐惧与害怕。

这也应该算是十魔宗出来的修士,应该惯有的一点小手段。

十魔宗习惯阴谋诡计,习惯了背后算计,其实也还是从黑心老人开始的。

以前的心魔宗,虽然以心念入魔,杀人诛心,却不倾向于任何手段。

刀剑杀心,诛人意志心念,也算是其中一个流派手段,走的还是正面交手,以战力定论的路子。

此时的张百成,看起来就像是招摇的天使,从天堂坠入了凡间。

迎面承接而来的,却是来自于人间的滔滔怒海。

然而面对那三张相互串联的水箭巨网,张百成没有半分的惧意,没有半分的撤退。

便是要持刀杀破这人间,也要证明自己的凶霸魔意。

人间诸情如网,滚滚形势如潮,人在网中潮中,随波逐流,不得自己。

此刻,需拔刀!

只顾劈砍,只顾劈砍!

且不管是否杀的出一个清明。

且不管是否劈的开一条坦途。

巨网一张张的破碎。

万千的水箭,环绕在张百成的周身,将他裹成了一个大水球。

幽蓝绽青的光华,却从这水球之中,往外不断的折射,依旧辉煌。

隐约间,张百成甚至想到了数千年的那个夜晚。

他以奴仆之身,在赶赴阔刀门山门选弟子的路上,用石头砸死自家少爷的场景。

那是他第一次对命运发起了挑战。

当他穿上了少爷的衣服,拿起了属于少爷的推荐书信,篡用了少爷的身份···所有的一切,都在那个时间点,发生了扭转与变化。

如果当时他不曾有那种勇气。

或许他早已化作了白骨一堆。

那是他第一次···努力的掰开了命运女神的大腿。

然后狠狠的、狠狠的屮了进去。

“张百成···这是我的名字吗?”

“不对啊!”

“我的名字,叫二余。比一个多余,再多一个的多余。对于父母而言,我是多余之后的多余,只是他们无法忍受兽欲之后,所无奈获得的苦果。”

此时的张百成,仿佛再度看到了那个被他父亲,插着草标捆到市场上的场景。

那是他最卑微,最无力,也最孱弱的过去。

而现在···当坠落之时,他终于有这样的勇气,去面对这样的自己。

轰隆!

水球炸碎,张百成继续行刀,如同之前,如同以往,如同过去,又阔别过去。

望着张百成落下的一刀,厉澄海突然直觉···他所布下的所有手段,都挡不住这一刀。

这是他多年战斗的经验,总结出来的直觉。

所以下意识的,厉澄海退了一小步,与之前站定的位置,错开了一个身位。

只是这错开的一个身位···很有可能便是错开了一片天地。

有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后的。

这落后就在不经意间,就在怯懦之间,就在无法坚持之间···看不清自己之间。

轰!

高崖上的海浪,忽然啸动。

厉澄海身前,条条水龙狰狞,掀起的巨浪壮观雄阔,盘踞的水箭巨网,更仿佛能够阻挡一切。

但···刀火、心火,在速度吹起的风推动下,以更加彻底的燎原之势,疯狂蔓延。

当这一刀落下时。

厉澄海就仿佛看到了一个凶恶、狰狞的少年,正用石头狠狠的砸向自己的脸。

那样平凡,那样粗陋,那样简单的砸下来···却让他隐约觉得无法抵挡。

无法抵挡的不是动作。

而是蕴藏在这些动作里,刻骨的决心。

一个人的出身,一个人的背景,一个人的来历,一个人的人脉关系···这些要改变起来,太难!太难!太难!

同样一件事,有些人就是那样的轻而易举就能完成。

而有些人,却需要担惊受怕,瞻前顾后许久,才敢去缓缓的试探,缓缓的前行···哪怕在这其中,又被施以各种压力,被耻笑无能,被讽刺胆小,被挖苦没用。

因为他们承担不起失败的风险,因为他们无法在任何一次回头过去。

在他们的身后,没有靠着高山,而是一片悬崖。

一波巨浪打来,有的人,乘着帆船,扬帆远去。

而有些人,却被重新冲回了岸上,打回原点。

这一刀,斩的不是厉澄海!

更是命运···是针对命运的不甘心。

是针对命运的不公平!

是张百成心里积蓄的···甚至被遗忘的怨与毒,是隐藏在他身份与人格之下的另一个自我。

是柯孝良唤醒了他的这个自我。

而此刻,他却要将这个自我,作为刀口的锋芒,为他劈开一个崭新的命运。

此刻的厉澄海不得不惊骇的发现,变幻的神体,体表流淌的神光,都像是承受不住这可怕刀锋的摧残,忽然炸裂碎成无数的光斑,然后朝着四周退散。

原本还在二人战场周围同样交手碰撞的战士们,有很多也都纷纷停手。

然后停驻下来,震惊的看着张百成这释放自我的一刀。

这样的刀···它太美丽了!

然而美丽只是它最为肤浅的定义。

它如它的刀锋一般,记录着一种残酷。

人心的残酷与残忍,与人世间的残酷与残忍,连通着刀锋之上的残酷与残忍,竟然完成了一种三位一体的统一。

众神的视线,更在柯孝良的统一下,全都瞄准了过来。

视线的压力,让厉澄海几乎难以喘息,张百成却仿佛毫无察觉。

狗生九子,必有一獒。

十魔宗这样的地方,固然多阴谋算计之辈。

但是,却总会有一些人,逐渐的与众不同,更擅长于正面强攻···且格外的出众。

张百成无论他进入真魔界后,表现的多么拉胯。

但是在当年,他确确实实···独断一界。

长刀之下,所向披靡。

不比之前作为十魔宗宗主的柯孝良,表现的弱势分毫。

那些能够凭借一己之力,从小世界走出去,成为真仙级的强者,从不会有简单角色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热门推荐